曾经有一段时间,很喜欢到 B 站上看一档日本广播节目的熟肉。这档节目由一男一女主持,每周都聊些轻松有意思的观众日常来信。男主持是个老广播人,女主持是个女团偶像,他俩之间也经常上演些屌丝与女神的小故事。

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广播节目,字幕组每周都更新。因为看不到人物动作、表情,也没有生肉字幕辅助,做广播熟肉的难度比视频节目要高。要不是字幕组对女主持爱得深沉,也很难坚持下去吧,我很敬佩他们。

悲剧的是,后来换一个女主持,原来的字幕组就不做了,虽然有新的字幕组接手,但他们没坚持几期就没再继续了。

跟原来的字幕组不一样,自己对原来的女主持并没有多大感觉,听这档节目完全是因为话题有意思。新女主持上任之后,几期下来,我迷上了她的声音,变成既喜欢女主又喜欢内容的双重粉丝了。

熟肉停更对我打击有点大,忍不住跑去油管看看有没有广播源,就算是生肉也听听。

因为很多地方都能听懂,节目还是一如既往的有意思。

后来我想,这么有意思的内容,没能让更多人听到,真可惜,能不能接过字幕组的大旗,做做熟肉呢?

初看,觉得这想法很张狂,因为自己连日语 N5 都没有考(撑死也就 N3 到 N2 之间的水平),对做字幕一无所知,完全不清楚翻译、校对、时轴、特效、压制都要做些什么。

又想,能力低可以放低起点,半个小时的节目做不下来,可以先从几分钟的做起嘛;能力是个问题,但也不是完全逾越不过去的难关,油管上的视频有 AI 自动翻译字幕,虽然不能指望它意义正确,但是捕捉发音很准确,可以利用一下。

于是某个周日,先是研究怎样下载油管视频,再听一句翻译一句,找来一个叫 ArcTime 的字幕工具,学习怎样拉轴,怎样字幕换行,再怎样上传到 B 站,等等。

人生第一个熟肉只有 6 分多钟,但是我花了大约 7 个小时,累得腰痛。期间最费劲的是某几句听不清楚,无论怎样——放慢多少倍语速、把每个音节记下来、上网搜、联系上下文想想——都没有找到能接受的翻译。

日常听直播的广播节目确实很开心、时不时大笑拍掌,但换成做字幕,心态很丰富很多。如果只是娱乐,你完全不在意听漏了一两句,就算完全听不懂,只要主持人大笑,你也会莫名其妙地跟着乐;但是做字幕就会发现原来听漏了很多、还有几句听不清楚或者听清楚了就是不太懂。

几乎 30% 的时间会花在来回听这几句上面,有时候能得到尚算满意的答案,更多的时候只能脑补一个翻译。每脑补一处,就多一分负罪感:要是脑补错了,被带歪的听众朋友,对不住了!

后来,陆陆续续做了十个熟肉,对「脑补」这件事逐渐释怀,原因有两个:因为那是个直播的广播节目,就算日本人说话,可能也会用词造句出错;更重要的是语言交流本身就留不开脑补,我们日常说话也经常让对方听不懂,然后别人脑补出一个自认为的答案。

当然,这也是个掩饰能力不足的借口。做字幕这段时间,学到很多日语,越来越觉得自己有很大进步空间。

回想做熟肉的初衷,原本只是要分享这个有意思的节目、让更多人迷上我的推。如今发现自己收获得更多:欢笑、做字幕的能力(后来 Arctime 坏掉,又学了 aegisub / handbrake)、更多日语表达,还有被关注、点赞的虚荣感。

正如那句话所说:赠人玫瑰、手留余香。